撰稿:林育秦技士(本院總務處) 圖片:本院總務處

許多人踏入中研院,第一眼就會被本院多樣且豐富的花草樹木所吸引,對附近居民而言,整個院區更是晨間慢跑、飯後散步的好地方。其實,要能夠維持如此整潔、美麗的景觀,背後肯定有許多人的努力付出。本篇文章將簡介本院公共區域環境維護的推手—總務處—如何規劃、營造院內豐富生態,打造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環境。

中研院的景觀故事 從大門及大道開始說

中研院南港院區景觀特色的演變,可由大門位置及三條主要道路窺視一二。第一代大門設於人文大道,兩旁建築群常採用閩南風格、中式狹窗木構斗拱、白柱、清水紅磚等元素。為了呈現院內建築之美,景觀設計與維護便以乾淨整齊為訴求,主要栽植阿勃勒(民族所)、鳳凰木(嶺南美術館),並著重落葉、草坪及步道線條維護。第二代大門(現舊大門)則設於數理大道,由兩旁大王椰子構成的筆直大道。然而,大王椰子巨大的羽狀複葉和厚重的葉鞘有可能不定時掉落,對行人及車輛造成安全隱憂。總務處人員需定期去除枯黃或斷裂的葉片,並綁定葉鞘,來降低葉片掉落的可能性。

為呈現院內建築之美,人文大道景觀設計與維護以乾淨整齊為訴求

筆直的大王椰子林型塑數理大道整齊的景致

現今大門則位於生科大道,在此大門規劃時期,本院更加重視人與生態共存的理念。從大門旁的樟樹、烏心石到後段的竹柏,都屬院內較年輕的行道樹,是從小樹袋苗開始栽植的。雖然目前還未綠蔭成林,但隨著工作人員逐年維護,已漸漸修出樹型,融入院內景觀。(有關本院歷代大門介紹,可參見【特刊Vol.2】《層層疊疊的中研記憶——古今建築大對比》)

生科大道反映院區規劃更加重視人與生態共存的理念

移除大王椰子即將掉落的羽狀複葉

對於院內主要景觀區的維護,如大門口、行政大樓及黃樓周邊、行政大樓前草坪、停車場及郵局周邊花圃、學術活動中心前大草坪、生科大道、數理大道等,總務處會適時進行樹木種植、喬木疏枝、綠籬修剪、草坪維護、季節性草花更換,及小空間綠美化營造等工作,當然,必要的澆水、施肥也是不能少的。

大門口進行換植秋季的長春花

一般人可能不清楚,年度喬木整枝修剪,這個看似簡單的例行工作,其中卻有許多需要考量的前置作業。首先,工作人員要依樹木生長特性來評估修剪的時間及規模,例如樟樹、鳥心石等夏季開花常綠闊葉喬木,就適合於春節後回溫至清明間之萌芽前進行修剪;接著,挑出對植物生長或人車動線造成影響的不良枝進行修剪;最後,採取「先內下、後外上、再貼切」的三刀修剪法,避免造成樹皮剝離或大傷口,而影響到植栽的生長。

傅斯年圖書館前院樹木殘幹營造生物多孔隙存續空間及環境教育解說設施

從小苗到大樹,最關心的還是生態

在營造小空間或補種樹木時,總務處最關心的是必須以生態性設計為原則。例如,在冬季至春雨來臨之前,會優先選用容器育苗,且頂芽完整、樹形挺直的原生樹種小苗,例如院內大門口右手邊的樟樹、白樓旁停車場的臺灣欒樹、生科大道的烏心石、黃樓後院的大葉山欖等植物,都是依此原則栽種。而當樹木種子於容器內發芽後,根系雖侷限在容器內生長,但因未受斷根傷害,種植後即可迅速生長,且臺灣原生種經長期演化已適應本土氣候變化,與動物之間也建立密切依存關係,例如:蝴蝶幼蟲與其食草植物如繁星花、採蜜昆蟲與其蜜源植物、植物桃金孃的果實與食果鳥類之食物鏈依存。這樣的補植方式,可鞏固並更加豐富本院生態景觀。

大門小樟樹區

生科大道的鳥心石

黃樓後院的大葉山欖

白樓旁停車場臺灣欒樹

蝴蝶幼蟲與其食草植物——繁星花

誘鳥植物——桃金孃

同樣採生態友善方式整理的,還有院內的重要生態區,包含生態池、新溫室小溪、人文社會科學館及學術活動中心後方綠地、環境變遷研究中心大樓保留棲地、後山森林步道等區域。針對這些區域,總務處除了會定期移除外來種,也會將生長過密的原生種進行疏整,以維持舒適的生態景觀。而地上的枯枝落葉及草本莖,晒乾分解後,也是天然基肥。至於不易分解的樹枝殘幹,則會集中於溼地東南隅的次生林,創造多孔隙環境。如此一來,既可以增加土地的透水性,還能保持多樣性、提供原生物種生存的空間,兼顧人類與生態的需求。

鳥瞰本院,一覽生態池及多種原生樹種組成的生態景觀

如今,院內不時可見蝴蝶翩翩、鳥語花香,而院內景觀能有如此繁盛樣貌,除感謝各單位自主參與周邊環境的維護管理,更有賴於同仁們對生態環境的重視。未來,也期許本院多樣性的生態環境可以成為周邊居民生命教育的最佳素材。

黃樓週邊小空間美化(中央花卉為蔥蘭及韭蘭)

院內隨處可見顏色繽紛的花朵(圖為田代氏黃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