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時代館於2018年落成(陳昶宏攝)

走在院內生命大道,穿過以樟樹領軍的綠色長廊,一棟低調質樸的清水模建築隱身在一片原始復育林中。特殊的不規則造型,彷彿是在樹木叢草之間,擺放了一個大型裝置藝術,這裡是中央研究院裏的綠色桃花源——「生態時代館」。

生態時代館的前身是一棟傳統三合院。本院於早期拆除舊宿舍群後,留下這棟傳統院屋,作為植微所農舍。它緊鄰著生態池,陪伴農夫按著時令更替,春種夏長、秋收冬藏,悉心照料著實驗田,猶如田頭的土地公,靜靜守護著這一方田地。老建築於2014年初拆除,改建為生態時代館,但仍保留了一間農具收納室,繼續傳承著疼惜土地的情感與心意。

三合院於2014年拆除(生命科學圖書館提供)

生態時代館外觀(陳昶宏攝)

保留周邊老樹的生長空間,充份表達友善環境的設計理念(陳昶宏攝)

生態時代館由上滕聯合建築師事務所設計監造,於2015年竣工,2018年由生命科學圖書館及環安衛生態志工共同進駐使用。建築師在規劃新建築物本體時,充份表達了友善環境的設計理念。為了與原生物種和諧共存,保留周邊老樹的生長空間,形成了一個可愛的變形蟲造型基地。外牆施作建材為後製清水模,室內舖設環保亞麻仁地板及環保水泥漆。透過天井引入光線、利用浮力通風導入氣流、再運用大片玻璃帷幕,巧妙收納室外的綠意美景,讓光、風、景的自然元素,在空間中緩緩流動。走入其內,彷彿投身於大自然的懷抱,讓身心獲得舒緩,思緒得以沈澱。

或許是本館發揮了高超的忍者隱身術,也或許友善環境的綠建築本就是生物眼中最佳的避風港,不時有蜜蜂、爬蟲類來此打造美麗家園。這些體型不大的小動物們,常常嚇得館員們花容失色。遇到雨傘節等有毒爬蟲類,則聯絡臺北市動保處協助處理。另外,也遇過數起五色鳥落難、傷鴿停留,多虧細胞與個體生物學研究所動物標本館薛孟旻經理協助收留照顧傷患、或經其巧手製成標本,留下其靈動的美麗身影。某個日落黃昏,一隻愛閱讀的紫嘯鶇來訪,發現借不到書,便揮舞著翅膀、發出劃破天際的尖嘯大聲抗議,館員只好打開氣窗,送走這位焦躁的不速之客。這種讓人莞爾的動物大驚奇,不時發生在生活之中,生物多樣性在此隨處可見。

生態時代館力求以開放的空間,促進人與人、人與環境、人與知識間的交流。一入大門,映入眼簾的是貫穿一、二樓的變形蟲狀天井,陽光由此處通達室內,灑落到下方植栽區。南港氣候以潮濕多雨聞名,意外成就了適合蕨類的生長環境,使植栽區的觀音座蓮及蕨類得以譜出盎然鮮綠,讓讀者享受悠閒愜意的晨昏時光。植栽區周圍築起工業風的立式書架,也常被利用來舉辦圖書展或生態展。

貫穿一、二樓的變形蟲天井(生命科學圖書館提供)

採光良好的檢索區及閱讀區(生命科學圖書館提供)

會展區展出研究人員成果(生命科學圖書館提供)

本院生命科學圖書館擁有豐富的學術研究資源,檢索區及閱讀區採光良好的玻璃帷幕,讓訪客可以選擇一張慵懶的沙發,享受窗外鬱鬱蔥蔥的綠蔭,並暢遊於森羅萬象的無垠學海中。此外還有生態展示區與視聽影音區,展出研究人員的成果,以及生態志工們製作的精美海報,讓訪客能夠更加瞭解本院豐富的生態。二樓的會展區也經常不定期舉辦特展與小型研討會,歡迎大家來參加。

最後帶大家來參觀本館的拍照打卡秘境,通往二樓的旋轉樓梯,設計了許多孔洞,林間飄散的芬多精、帶著濕氣的空氣、夏日午后的清涼微風,自由穿梭於此。倚著扶手欄杆,樹梢伸手可及,方便你與大自然來場親密對話。歡迎大家在這光影交錯的背景中,留下自己美麗倩影。

通往二樓的旋轉樓梯(陳昶宏攝)

夜晚的生態時代館也別有一番靜謐風情(生命科學圖書館提供)

.中央研究院院史網(https://ash.ascdc.sinica.edu.tw/
.欣傳媒(https://www.xinmedia.com/article/133298
.上滕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官方網站(https://emergearchi.com/

.開放時間:星期一至星期五,8時30分至18時(例假日及國定假日休館)
.線上導覽:https://youtu.be/BzpIR23JoYs
.官方網站:https://lsl.sinica.edu.tw/index.php

惟因應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目前本院博物館暫停開放及圖書館暫停對外開放,借閱書籍改採閉架調閱方式進行,若有任何異動請以該館官方網站公告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