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經武院士獲 The Bernd Matthias 獎


      本院數理組院士朱經武,以其在高溫超導研究領域中傑出而領先
    的成就,於七月五日在法國舉行之M2S-HTS會議中,獲頒第三屆The
    Bernd Matthias獎。

      Bernd Matthias教授為德國高溫超導大師,也是朱院士的老師,
    於一九八○年過逝,物理學界為紀念他,特以其姓名設立此一獎項
    ,每三年舉行一次研討會並頒獎。

      朱院士獲獎消息由李院長在院士會議中宣佈,並獲出席院士的鼓
    掌致賀。



「中央研究院植物學彙刊」獲傑出期刊獎

      植物研究所出版的「中央研究院植物學彙刊」( Batanical
    Bulletin  of Academia Sinica ),甫獲國科會頒發「傑出期刊獎
    」,並評定為國內具國際水準之優良學術研究期刊。傑出期刊獎乃
    國科會為獎助國內學術研究優良期刊而設,「中央研究院植物學彙
    刊」已連續五次榮獲此獎。



人事動態

      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劉增貴先生,於民國八十二年七月一日
    赴美國哈佛燕京學社訪問研究一年後,已於八十三年七月三日返所
    服務。

      化學研究所所長周大紓先生,於八十三年七月十日至七月二十一
    日,赴德國出席「第十六屆國際有機硫化學研討會」及於會後訪問
    ;出國期間所務由研究員王之士女士代理。

      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所長彭文賢先生,於八十三年七月十六
    日至七月三十一日,赴美國參與「蔣經國基金會」研究計畫討論事
    宜。出國期間所務由歷史與思想組組主任李常井先生代理。

      總辦事處處長李國偉先生,於八十三年七月十八日至七月二十三
    日赴日本橫檳出席「日本圖論與組合學研討會」;出國期間,處務
    由祕書組主任陶英惠先生代理。



出席國際會議

      數學研究所研究員姜祖恕先生,應邀於七月十八日至二十九日,
    赴土耳其伊斯坦堡出席「第五次奧斯陸-斯里佛里隨機分析研討會
    」,並發表論文。

      民族學研究所副所長蕭新煌先生及副研究員謝國雄先生,於七月
    十八日至二十三日前往德國,參加「國際社會學會第十三屆全球會
    議」,並在會議中宣讀論文。蕭副所長的論文題目為「    Social
    Movements  and  Civil  Society  in  Taiwan:  A Typological
    Analysis of Social Movements and Public Acceptance」,謝國
    雄先生的題目為「   Manufacturing   Consent   under  Market
    Despotism:  The  Piece-Rate  System  and  the Formation of
    Subjectivity of Taiwanese Workers」。



學術交流

      民族學研究所研究員張苙雲女士,自八十三年七月起至八十四年
    五月,休假前往美國舊金山、普林斯頓等地,作為期十一個月的訪
    問研究。

      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林英律女士為配合該所語言組藏緬語調
    查研究之長程計畫需要,於七月二十五日至九月十五日再度前往大
    陸四川省康定縣沙德區六巴鄉木居村等地調查木雅語。



出版消息

      民族所集刊第七十六期出刊,本期的文章包括李亦園先生等所發
    表的七篇論文。

      民族所六月間出版由陳中民、莊英章和黃樹民合編的專刊
    《 Ethnicity in Taiwan:Social,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Perspectives》,其中收錄了六篇論文,分別從社會、歷史和文化
    層面來討論臺灣各種族群問題。

      民族所主題計畫研究於六月間把工作成果集結為兩本論文集,包
    括莊英章等編的《臺灣與福建社會文化論文集》,以及余光弘等編
    的《金門暑期人類學田野工作教室論文集》。



民族所徵研究行政助理

    職    稱:民族所區域研究組組務助理

    工作內容:協助處理行政及研究事宜

    條    件:大學社會、人類學系或相關科系畢熟悉中英文文書處理
              協調、溝通能力佳。曾修習統計學分或諳統計軟體
              (SPSS、SAS等)者尤佳

    上班日期:八十三年八月初

    月    薪:依本院規定辦理,有勞保

    應徵方式:請寄個人履歷、自傳、大學成績單至「北巿南港區研究
              院路二段 128 號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許木柱先生收」;
    聯絡電話:7899370。

    截止收件日期:八十三年七月二十日



分子生物研究所誠徵助理

      負責圖書管理及財產登記,大學或相關科系畢業。有興趣者寄履
    歷自傳附電話至南港研究院路二段128號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
    所收,合則約談。


《學術演講》

當前關於文化爭議的新啟示(作者 余英時院士)


      根據李遠哲院長在五月二十日公函中的提示,人文科學專題演講
    的範圍是「東西文化的衝擊對人類未來的影響」。這個範圍太大,
    不是半小時內所能交代得清楚的。因此我不能不在這個大範圍中尋
    找一個突破點。幾經考慮之後,我決定選擇下面的題目:「當前關
    於文化爭議的新啟示。」

      所謂「當前關於文化的爭議」事實上包涵著兩層意思:第一是「
    世界各文明之間的衝突」的問題。這是一個最老的問題,但去年
    (1993)夏天由杭廷頓(  Samuel P. Huntington)以新的方式再提出
    來,引起全世界的學術界和新聞界的注意,爭議至今未息。杭氏的
    文章本身並沒有多大的學術價值,甚至可以說是「興到亂語」,但
    它能引起這樣廣泛的興趣則大有探討的價值。杭氏的文章是一個信
    號,表示西方社會科學主流對於「文明」、「文化」等概念已開始
    有了與以前較為不同的理解。這一點特別可以從他把「文明」界定
    為「文化實體」上看得很清楚。("A civilization is a cultural
    entity ")。

      要想瞭解主流社會科學界何以有此轉變,我們便不能不追溯到最
    近一二十年間人文和社會科學界的若干新動向。這便涉及「文化爭
    議」的第二層意思。這一層次的「文化爭議」在美國學術界一般稱
    之為「文化戰爭」(cultural wars ),主要指文化和思想方面的衝
    突。這場「戰爭」的規模浩大,遍及於史學、文學批評、哲學…以
    及各門社會科學;它的內容也十分複雜,涉及論釋學
    (hermeneutics) 對實證論 (positivism ) 的挑戰、文化多元論的
    抬頭、對於西方「經典」(canon) 的拒斥、哲學上知識論的中心地
    位受到懷疑、史學上「新文化史」的興起…等等。我們自然不可能
    在這裡討論這一「文化戰爭」的全部內容,而且也無此必要。我僅
    僅想指出,杭廷頓的「文明衝突」說,在思想上是從「文化戰爭」
    的背景中發展出來的。以前在實證論主導下的社會科學家往往接受
    社會經濟的化約論  (reductionism)或決定論(determinism ),又
    大體相信人類社會是直線進步的,因此現存的不同社會祗有「先進
    」與「落後」的分別,即處於不同的歷史發展的階段。西方社會當
    然最「先進」,非西方的社會則各有不同程度的「落後」。這一化
    約論的思維模式中,「文化」不過是一個「殘餘範疇」(residual
    category),並無重要的意義。第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中葉,在
    人文、社會科學的主流思溯中,所謂「文明衝突」基本上被看作是
    「先進」社會與「落後」社會之間的衝突。「落後」社會通過「現
    代化」最後終將走向「先進」階段。當然,在這一期間,並不是沒
    有人主張世界各文明有本質的差異,不能從「歷史進化階段」的觀
    點加以區別, (如中國有梁漱溟、湯用彤、陳寅恪等人,西方最著
    名的例子是Spenqler,Toynbee等) ,但持這一看法的人不僅人數甚
    少,而且不為學術界主流所重視;他們不免被譏刺為「落伍者」、
    「不科學」。今天像杭廷頓之類的人也開始承認「文化」、「文明
    」有其獨立的意義,不能簡單地化約為社會經濟結構的寄生物或附
    生物,這是一個不小的變化。 (杭氏所用「文明」一詞即直接取自
    Toynbee)  換句話說,今天我們才能認真討論「東西文化的衝擊」
    這樣的問題。

      關於「東西文化的衝擊」,我們也要略作分疏。嚴格言之,這兩
    三百年來,主要是西方文化衝擊非西方地區,包括東方 (近東與遠
    東  ) 在內。以中國而論,我們對西方文化的衝擊有深刻的體認,
    但到今天為止,我們還不易確切指出:中國文化對西方有什麼顯著
    的「衝擊」。西方人今天感到東方文化的衝擊並不來自中國,而主
    要是近東的伊斯蘭教的「本旨派」(fundamentalism)與民族主義。
    自前蘇聯崩潰,冷戰結束以後,世界局勢為之大變。資本主義與社
    會主義之間的意識形態之爭已成過去。代之而起的是民族與文化的
    衝突到處再現,而且較之十九世紀更為尖銳。民族主義與宗教 (文
    化之一主要形態) 的力量大有席捲全世界的趨勢。這和啟蒙運動以
    來西方主流思想的認識幾乎背道而馳;理性並未能征服非理性,反
    而是非理性在人生中的作用益為彰顯。西方敏感的知識分子對此感
    到很大的威脅。這是「文明衝突論」再現的現實背景。

      由於「文化爭議」的啟示,我們現在似乎可以在新的思想基礎之
    上重提東亞文明對西方文明的影響問題。但日本的影響至今仍遠在
    中國之上:日本的企業經營方式,以及日本在有關自然生態的科技
    方面的發展都已給予西方以深刻的刺激。它的資本主義與科學當然
    都源于西方,但它的文化傳統又反過來規範了這些借來的東西的運
    作與發展。由於種種原因,中國文化還沒有對西方發生衝擊的作用
    。但當前的文化爭議告訴我們:文化的中心問題是「意義」(
    meaning ) 的問題,這不是純客觀的研究所能解答的。亞里斯多德
    所提出的「如何生活」(How  to live)的問題正是有關人生的意義
    。這個問題在西方文化史上後來為希伯來的宗教吸收了過去。在「
    上帝死亡」  (尼采語 ) 以後的現代西方,人生意義已出現了危機
    。最近Charles Taylor 寫了一本大書論「自我的來源」( Sources
    of self ) 最後仍乞靈於基督教,但信心已不十分充足。事實上,
    每一民族和文化都曾對「如何生活」的問題作過不同的探索,提出
    過不同的答案。人類如果真有和平共處或世界大同的一天,這些不
    同的「意義」之間也必須互相觀察、相互溝通。中國人在「意義」
    的尋求上曾作過長期的努力,也累積了無數的經驗。通過現代的整
    理和再創造,這些文化經驗也未嘗不能提供其他文化傳統中人的參
    考,包括西方人在內。西方現代文化有不少優點,但它的缺點也愈
    來愈暴露出來,美國的極端個人主義便是一個最顯著的例子。不少
    有識之士也已主張從多元文化的局面中謀求救弊補偏之道。對於「
    群體」 (community) 的重視即由此而起。貝拉 (Robert Bellah )
    和他的同道配合寫的「好社會」  ( Good Society, 1991) 特重社
    會制度的作用;麥金泰(  Alasdair MacIntyre ) 回到亞里斯多德
    的立場,重申「共同利益」的重要性。阿麻提亞•森  (  Amartya
    Sen,原為印度籍) 論救荒問題,提出「以工代賑」的見解,這些都
    與中國傳統的政治社會思想大有相契合之處。「群」的觀念(
    communitarienism )今天在西方與個人主義已取得互爭雄長的地位
    ,如果不推衍太過,未始不能發揮正面的功能。



生命科學對人類健康貢獻的檢討(作者 何曼德院士)

      生命科學滿足精神與實際上的需要,精神上它滿足人們要理解生
    命與生理變化的機理,實際上生命科學是造福人類所需要的一門學
    問,如醫學與農業學的基礎。

      我們若要推判生命科學對未來的影響,可先從Watson與Crick,
    1953在Nature雜誌上所發表的一篇文章談起,他的題目是〞脫氧核
    糖核酸的結構〞,這篇文章只有一頁多長,只引用了六篇參考文獻
    ,英國免疫學家 Peter Medawar說這篇革命性的文章無疑的是二十
    世紀生命科學上最大的成就,這篇文章發表的時候也非常恰當,他
    正好發揮理論與實際上最大的作用,理論上他從分子的觀點解釋了
    遺傳,實際上他展開了DNA 重組技術與基因治療的新時代。

      孟德爾的遺傳定律是1865 發現的,到1900 才受適當的認識,這
    個定律是所有的動物與植物遺傳所遵守的規律。我們從這個定律可
    以推定遺傳的單位,所謂基因的存在。可是當時沒有人知道基因是
    什麼東西,到了1941年,Beadle與Tatum 立下了生物化學遺傳的基
    礎,證明基因功能是由蛋白表達的。(ㄇㄟˊ)是最重要的蛋白質。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許多證據指定基因大概是脫氧核糖核酸
    ,可是 DNA 如何編碼成蛋白質,DNA 如何複製,沒有人清楚。

      Watson與Crick所形容DNA的結構解釋了這雙層的問題,他們推定
    DNA 即是基因的化合物,是個相輔的雙鏈螺旋形的分子,每一鏈由
    四種不同的鹹基用磷酸二酯連結起來的。相補的意思是每一個鹹基
    尋找一個另外一個固定鹹基,例如  A(即腺嘌呤)一定找到T(即
    胸嘧啶)相補,G(即鳥嘌呤)與  C(即胞嘧啶)相補,這個相補
    的特性解釋基因複製的方法,即是一個鹹基指定相補的鹹基的複製
    ,再者我們知道鹹基在鏈結構上排列的次序固定了蛋白質氨基酸排
    列的次序,這樣DNA的結構用物理化學的觀念解釋了生命的秘密。
    這樣生命科學與物理化學真正的打成一片了,這個理想,從生命科
    學方面而言,一直到二十世紀中葉才達到。

      自從DNA的結構固定以後,Crick所謂生命科學的中心定律即順利
    的確定了這是DNA轉錄RNA,而RNA轉譯成蛋白質,這一連串人的化
    學作用解釋DNA基因的信息如何在蛋白質上表達出來。當然生物的
    許多現象還需要許多其他的發現去補充。我們只要想一想,一個由
    成千上萬的細胞組成的人,是從一個細胞演變出來的,每一個細胞
    都含有一個人所有的五萬到十萬個基因,可是這些細胞在人體內都
    有很特殊與特異的功能,例如神經細胞與白血球細胞的功能迴異,
    這是由於有些基因在潛伏著沒有啟動,顯然的器官特異性的發育,
    需要準確控制基因的啟動。現在正在發現許多與DNA結合的控制轉
    錄的因子,協調基因啟動的機制是有深刻的意義的,包括進一步了
    解腫瘤的形成。

      明白基因結構當然對生命本身的了解是一個大躍進,可是他對人
    的健康有什貢獻﹖這一點可分三方面講,第一是基因診斷,第二是
    基因重組技術,第三是基因治療。

      1)基因診斷的實現頭一次是中央研究院簡悅威院士在1970年代發
    起的工作,這是用DNA雜交的辦法去診斷一種中國人有的遺傳性貧
    血症,地中海貧血症-自此以後許多遺傳性疾病的基因都可以診斷
    出來的基因診斷的一個問題是基因太小,要在細胞內找到十萬個基
    因中的一個,是普通化學方法不容易達到的。1986年所發現多聚鏈
    反應,即PCR  解決了這個問題,倘若我們想知道一個病人的DNA
    有沒有一種核甘的特殊程序,我們可以在試管堨加上病人的DNA
    ,再加下一個探針  Primer,具有特異的核甘程序。倘若病人有這
    個程序的話,探針會與病人DNA可以結合,再加上聚合(ㄇㄟˊ)與
    核酸的鹹基,這樣在試管堨i以進行DNA的複製,所尋找的程序可
    以增加百萬倍之多,使它可以用化學方法去斷定。利用PCR與其他
    技術上新的發展,估計2005年的時候,人所有的基因將分析出來,
    所有的遺傳疾病也會慢慢的搞清楚。

      2)第二個對醫學上的是用DNA重組工程製造醫學上有用的化合物
    ,DNA 可以用特異的內切(ㄇㄟˊ)切斷,再通過連接(ㄇㄟˊ)結上
    我們所需要的指用一個特殊蛋白的DNA,新重組的DNA可以插入適當
    的細菌或霉菌,這個微生物大量繁殖的時候可以複製新的重組的
    DNA,並且轉錄成RNA,轉譯成指定的蛋白質,例如:醫學上重要的
    藥劑、如:糖尿病所需的胰島素、生長激素及台灣在預防保健上所
    使用的乙型肝炎疫苗都已經在工業上用DNA重組技術製成了。


      3)第三個貢獻與第二個有關係,許多基因缺陷所致的疾病的表現
    是缺乏或減少了新陳代謝所必需的(ㄇㄟˊ),基因治療是以利用基
    因重組方法去彌補基因的缺陷,例如1991年使用這個方法治療了
    ADA不全症,ADA是腺(ㄍㄢ)脫氨(ㄇㄟˊ),這個(ㄇㄟˊ)是健康的
    人分解腺(ㄍㄢ)與脫氧腺(ㄍㄢ)所需要的(ㄇㄟˊ)。缺乏這個(ㄇ
    ㄟˊ)即產生過分的脫氧腺(ㄍㄢ),太多脫氧腺(ㄍㄢ)對T淋巴細胞
    有毒性,而這種細胞是免疫所必須的。平常ADA不全症的結果是免
    疫不全,病人都會因感染病太多而死亡。現在ADA(ㄇㄟˊ)的基因
    已經分離出來了,用重組的方法可以將ADA基因插入病人的T淋巴細
    胞,這種細胞可以在體外增殖,得到大數量的時候,可以注射給病
    人,這些含有重組基因的細胞可以在體內產生所缺乏的ADA,T  淋
    巴細胞數量可以維持,免疫不全症可以治好。

      將來發展這三方面的貢獻異常可觀。現在我們已經認定5700  種
    遺傳缺陷的病,人所有的基因認定後,這個數目一定會增加許多倍
    ,當然許多遺傳病是很稀有的疾病,不過我們同時會對通常疾病的
    遺傳性,腫瘤,血管硬化,糖尿病的遺傳性有重新的認識。遺傳診
    斷與遺傳治療將來會對這些常見病也會有重要的貢獻。

      Watson Crick 的 DNA 雖然不只是直接的貢獻在遺傳性疾病的診
    斷與治療,它也促進了整個分子生物學的發展,現代分子生物學是
    整個生命科學嶄新的出發點,在醫學科學堙A它的代表是分子醫學
    科學,每一種醫學領域堙A不管是免疫學、腫瘤學、心臟學、新陳
    代謝學、感染病學或器官移植學,多多少少問題都慢慢會在分子領
    域上得到答案,這種了解最後會是運用分子治療的基礎。

      我所講的這些發展的將來是什麼﹖是不是我們將要解決所有生命
    的問題,長生不老了﹖生命科學的發達是否可以達到擔保全體人類
    健康的千年禧﹖在我回答這些問題時,我想回溯到一百年以前,同
    樣問,那時的生命科學對人類健康會有何貢獻﹖檢討這個貢獻來推
    測將來。

    微生物致病的黃金時代

      一百年以前Robert Koch 發現了肺結核病的病因,結核菌肺結核
    是當時人類最重要的疾病之一,因為這個重要的發現,他擬定了所
    謂Koch  的規律,即是要證明一個微生物產生一個疾病所必備的條
    件,在這個時代,許多疾病致病的微生物陸續的被發現,有人還以
    為所有的疾病可能是微生物產生的。

      微生物所產生的疾病可能與環境衛生有重要的關係,因為微生物
    是從物質或生物環境中來的,只要知道它的來源,即可以設法阻止
    它的傳染性,認識公共衛生的重要性,可以說是西方醫學最重要的
    貢獻之一。

      到了第二次大戰後陸續發現了許多抗生素,這樣我們不但可以預
    防還可以治療傳染病,同時我們對重要的傳染病發現了極有效的疫
    苗,可以在人群中預防疾病的產生,疫苗接種偉大的貢獻莫過于天
    花的滅種,1979  年世界衛生組織宣佈世界上已經沒有天花的痕跡
    了。

      因為這三種貢獻,環境衛生、抗生素以及防疫疫苗顯著的減少了
    感染病的重要性,到了二十世紀中葉,即五十年代,許多人都以為
    感染病傳染病已快成為現代醫學所解決的一個問題,可是到今日已
    經沒有人這麼想了!我們面臨世界上感染病復興,從1987  到1994
    年美國國家科學院醫學所發表了三篇報告警告感染病重新捲土而來
    的威脅。在這方面我們可以認識四種問題,第一種是沒有解決的舊
    問題,如:瘧疾、霍亂、流行感冒等;第二種問題是抗生素的失效
    ,許多通常的感染病,如淋球菌、肺炎球菌、結核菌與許多革藍氏
    陰性的細菌都產生了對抗生素的抗藥性。抗藥性的產生並不新奇,
    新奇的是發現了細菌遺傳適應性的靈活是非常驚人的。我們幾乎已
    達到用盡了新的抗生素的地步,有人甚至於確定〞抗生素無效時代
    〞的來臨;第三種問題是發現舊的微生物,產生我們以前所不認識
    的疾病。例如:螺旋桿菌產生胃潰瘍,第四種問題是人類一個嶄新
    的遍佈全球的傳染病的發生,即愛滋病,從 1981 年發現這個病之
    後,到今日,這個病毒感染了近兩千萬人,並且被感染的人,極多
    數會死亡,最可悲的是我們沒有澈底治療的藥劑與預防的疫苗。

      我們從生命科學如何影響如感染病發展的以往的經過來看,新式
    的生命科學對人類健康的貢獻有些什麼教訓呢﹖我們可以推定下列
    幾條:

      第一:微生物學與免疫學在過去一百年內產生驚人的成就,對人
    類健康有莫大的貢獻,同樣的,我們有信心的確定,分子生物學、
    分子遺傳學與分子醫學也會對人類的健康有偉大與驚人的貢獻!

      第二:這些貢獻不會是無條件的,連同貢獻,我們可以推想會有
    許多問題將會發生,這些問題有些是可預料到的,有些還不能預料
    到的,新的進展已經帶來了倫理與經濟上的問題,例如:一條生命
    到什麼地步,不再值得救了﹖一個治療的方法在什麼時候,會被社
    會視為經濟代價太大﹖在科學上所面臨的問題也會不斷的發生,科
    學的方法,在基本特性上是片面的與局佈性的去解答問題,沒有一
    門科學可以包括整個的人,或者整個的人群的問題。

      第三:人類的前途不是可以準確推定的,例如:細菌產生對抗生
    素的抗藥性的程度不是可以預料到的,愛滋病與其病毒的發生也不
    是可以預料到的。人類的前途,在許多地方也包括了與其他生物或
    者物質環境的相互作用,這種作用可能很複雜,愛滋病既是人與生
    物環境相互作用的一個結果,可能將來我們與物質環境的相互作用
    也會有一些不可預測的結果。

      第四:要解決健康的問題我們需要從多種領域學科相互配合,譬
    如:在理論上要預防愛滋病的傳染很簡單,我們應教導人們安全的
    性行為與避免共同使用靜脈注射空針,可是,改變人的行為非常困
    難,我們遇到心理上與社會上的阻礙,我們對於心理與人群活動的
    了解也不太清楚,要更改人的行為,醫學與衛生學必須與心理社會
    學家共同努力,相互配合,才能解決這方面的科學問題。


資訊革命與社會提昇之互動 (作者 孔祥重院士)

      我很榮幸有這個機會在此與各位討論資訊科技,這一個對現今社
    會與個人生活有重大影響的問題。

      我曾在卡內基美隆大學任教近二十年,也許各位知道,這是一所
    科技導向的大學,它尤其著重在資訊科技。兩年前,我轉任哈佛大
    學。哈佛大學是一所大型的綜合性大學,以人文

      科學為其特色。在這兩種不同性質的學校任教的經歷,讓我有機
    會去思考一些有關資訊及人文的議題。由於我的專業是資訊科技而
    非人文及社會科學。有些不在我的專業領域之內的論點,多半出自
    我個人的直覺及生活體驗。如有不妥之處,稍後,希望在座的各位
    能予指正。

    資訊革命

      關於電腦和通訊技術近年來的飛速發展,及資訊高速公路的前景
    ,相信各位已從電視、報章雜誌上有所了解,我將不在此多言。

      如果我要用一個字眼來表達資訊技術進步的情形,那就是「個人
    化」。現在的技術水準已經可以提供使用者個人化的服務,也就是
    說,利用個人電腦及行動電話提供個人資訊及通訊服務。從服務的
    角度來看,這是讓個人有很大能力去控制使用的用法,這可以說是
    任何服務性技術的最高目標。

      從社會的觀點來看,各行各業都在用資訊科技來幫助他們的工作
    。比如說,一個工程公司最重要的資產,很可能是那些設計與管理
    工程的軟體;一個百貨連鎖公司最重要的資產,可能是那些庫存與
    行銷管理軟體──運用條碼輸入,公司可以立即知道,全國各個連
    鎖店的銷售存貨狀況。這兩個例子告訴我們資訊科技已成為許多公
    司行號最重要的資產。所以我們可以說資訊革命已經來臨。

    應用例一:

      一個等公車去上學的七歲小孩,從他口袋堮野X一個掌上型電腦
    ,經過無線通訊,可以立即得知,下一班車的位置和到達的時間。
    經由電腦,上班中或家堛漱鬙壑]可立即得知小孩的行蹤。

    應用例二:

      昨天王先生做了一個例行的健康檢查。從家庭醫生剛才的電話
    ,王先生得知自己得了癌症。他著急的想要了解他的病情的嚴重程
    度,於是利用家中的個人電腦查閱電子報紙。他發現了一個線上
    (on-line)的醫療服務公司。這個公司提供豐富的資訊,讓病人能
    更了解自己的病情,及在醫療過程中讓病人扮演一個更積極的角色
    。

      王先生走進家中的工作室,利用這公司提供的資料,很快的取得
    了許多有關他病情的資訊,透過高解析度的大型螢幕,他很容易的
    閱讀收到有關的醫療報告和影像;透過喇叭,王先生同時也聽到專
    家的解說。

      王先生的家庭醫生建議他去聽取其他醫生的意見,所以王先生再
    度利用這家醫療公司的服務找到了一位這方面的專家。透過視訊電
    話,王先生聯絡上這位專家,同時授權他可以查閱王先生的病歷。

      這位專家立即透過網路調閱王先生病歷,比對資料庫的資料後,
    他認為王先生的病是可以治瘉的。經過視訊電話,這位專家告訴王
    先生數種治療的方法,並請王先生選擇其中之一。

      王先生再度利用線上醫療資訊服務去比較這幾種醫療方法的優缺
    點;也從政府的一個大型統計資料庫中,調閱了一些相關資料。最
    後王先生很清楚的選擇了一個治療方法。現在王先生總算可以放下
    心。

    資訊科技三個獨特的性質:為何資訊科技可對社會有巨大和長遠的
    影響

    (1) 無處不用的(Ubiquitous)-從天上到地下,從家堥鼽穭W到辦公
    室,從室內到戶外,資訊科技都可派上用場。

    (2) 基礎設施(infrastructure)-千千萬萬的應用是建在資訊科技之
    上。資訊科技一進步,立即提昇這些應用的品質和影響層面。

    (3) 自我提攜(self improvement)-新的資訊工具會加速下一代更好
    的資訊工具的發展,所以進步的速度是越來越快。因此,基礎資訊
    技術價格不斷降低,功能也不斷增強。

      以上這三點可說是資訊科技不變的準則,這可以解釋為何資訊科
    技對社會之深遠影響是必然的。這些影響將是非常非常巨大的,人
    們的日常作息,將會大大的不同,事業經營、學習、保健、購物及
    休閒型態都將有所改變。資訊科技是個人、公司、或國家之間彼此
    競爭的一個新的重要因素。一般說來,這些變化及其產生的社會影
    響,可以看成是一次大規模的社會重新組合。

    資訊科技的應用--兩個層次的考慮

      如前所述,資訊科技是基礎性的科技。但是,我們的最終目標是
    將它應用在日常所需之上。我們可從兩個層次來考慮應用的問題。

    (一) 蓬勃發展資訊應用的社會條件:
      這些條件代表了社會接受大規模的資訊應用前必需具備的成熟度
    。台灣資訊工業產值居世界第五位,但是台灣在資訊的應用上落在
    許多國家之後。我相信這是因為在台灣一些必要社會條件還不是很
    成熟。這似乎也可以解釋為何在資訊應用上日本落後美國。雖然,
    在其他很多的領域上,日本居於領先的地位。

    (二) 保証資訊科技的社會效益:
      有了必要的社會條件之後,我們仍必須選擇和駕馭許多資訊應用
    ,使他們產生最大的社會效益。這將是長期、困難度較高的挑戰。

    社會條件

      除了經濟條件之外,以下幾點是發展資訊科技的基本社會條件。

    (一) 政治民主

      極權政治不鼓勵資訊大量流通,因而阻礙了資訊科技應用的發展
    。

    (二) 公平競爭的經濟制度

      在專賣制度之下,創新研究的動力自然減少,因而新的資訊應用
    較難產生。

    (三) 尊重智慧財產

      發展應用軟体需要大量投資,但抄襲軟体卻是極其容易。要保障
    智慧財產,必須從法律與觀念上一起著手。

    (四) 靈活的社會結構

      資訊工業競爭激烈,市場千變萬化,社會結構必須靈活,人員、
    資金與技術才能夠快速流動。

    保証資訊科技的社會效益

      有了發展資訊科技的基本社會條件之後,我們仍需深入而且廣泛
    地考量一些與人文社會有關的問題。這些問題是關於教育的方式、
    應用的選擇、應用的評估、應用的發展方式、及其他的一些因素。
    以下是一些可供參考的例子。

    (1) 資訊不是知識,只有經過消化整理的資訊才是知識。面臨資訊爆
    炸的時代,我們得考慮如何教育學生從大量資訊中抽取所需的部份
    。

    (2) 如何慎選和駕馭資訊的應用,以真正改善我們的生活品質?增加
    生產效率的應用不見得會提高生活品質。在1950年代,很多人相信
    經過自動化,工作時數會大量減少,人們將可有更多時間用於休閒
    活動。四十年後的今天,雖然科技有長足的進步,但多數家庭的工
    作時數並不少於他們的父母。一九五○年代的希望顯然落空了。

      我們再看一個最近的例子──行動電話──如前所說,為個人帶
    來很多的便利,可以隨時隨處與各地的友人通訊,但是個人隱私權
    也大大的減低。當然我們可以建立一套複雜的電話過濾系統,根據
    時間、地點或其他因素過濾掉一些不必要的電話。但是這種複雜的
    系統需要大量經費去發展和維護。這一類隱私權延伸的一列問題,
    是當初行動電話發展時沒有能夠仔細考量的。

      這兩個例子指出新的科技應用,往往暗藏著昂貴的社會代價。工
    程師與社會學家必須合作,去解決這類問題。

    (3) 在資訊時代裡,新的資訊多半都已經電腦化,我們可以透過電
    腦網路,取得存在遠方的資訊。在這種情況之下,難道我們仍需要
    將其印成書,存放在圖書館嗎?二十一世紀的圖書館將是什麼樣子
    呢?辦公室虛擬化(Telecommuting),遠方教學(distance
    learning)及虛擬實景(virtual       reality)將會改變許多機構
    (institution)的運作方式。譬如說,一些大學的教學一定會變為
    虛擬化。一位在美國加州的教授,就已經利用電子郵件為上仟個學
    生授課。二十年後,學生仍有需要親自到哈佛大學校園上課嗎?

    (4) 我們最後一個例子是關於台灣的。國內有許多人士,在關心和熱
    烈的討論資訊高速公路的發展,任何基礎設施都會取代一些舊的基
    礎設施。在這一方面,台灣的資訊高速公路的基礎設施也不會例外
    ,難道在現階段我們能不考慮資訊高速公路,未來對這個社會可能
    帶來的衝擊嗎?我很高興,這個問題已經引起一些注意和討論。

      從以上的一些例子,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出這一系列的問題是值得
    大家做整合性的深思的。否則我們只能相信有一隻無形的手
    ("invisible  hand" , Adam Smith)會為我們解決這些問題。我想
    我們必須培養一些新的人材,他們懂資訊科技,同時有興趣與能力
    去考量有關的社會問題。

    建議

      資訊革命已經是一個事實,它已經在影響整個社會和每一個人的
    生活。資訊革命的影響力和進步的速度是史無前例的,十九世紀的
    工業革命是不能相提並論。因為資訊革命的發展速度是如此之快,
    草根性(Grass-roots)的作法是比較恰當的,我建議在兩年內能讓
    百分之二十以上的高中學生能傳送電子郵件。同時所有的小學生也
    都能學到中文輸入(類似二十年前的珠算課)。這將使台灣擁有更
    好的條件去發展資訊應用。

      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發展駕馭資訊應用的能力,使得這些應用
    會真正的造福社會。尤其,大學必須重新考量教學的重點,應該多
    教一般的技能(比如分析、綜合和溝通),少教一點技術有關的課
    程。因為技術的進步太快,許多技術在數年之後就會變得無用。我
    建議大學的工學院學生多修一些人文社會方面的課程。同時人文科
    學的學生也應該有機會去親身體會科技的一些經驗。

      資訊革命與社會提昇的互動,如我們前面所言是一件非常複雜與
    難以了解的現象。我建議在今後的數年,中央研究院可以舉辦一系
    列的研討會,廣泛討論有關的問題。中央研究院可以與國內其他研
    究單位合作,規劃一些整合型的研究計劃,及試圖解決一些這方面
    的問題。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