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殺社做什麼?

近兩年,因為多起石虎路殺新聞,「路殺」這個名詞躍入公眾視野。但早在 2011 年 8 月,臉書社團路殺社的社員們已在台灣每個縣市,每天默默拍攝、收集不同路段的路殺動物遺體,上傳網站建立路殺資料庫,希望能改善路殺現象,避免更多輪下亡魂。

如果發現路上有意外被車輾死的動物屍體,通常大家會覺得很可怕、不敢正視,避之唯恐不及。但成立八年的路殺社,專門拍照記錄血淋淋的路殺畫面,甚至幫動物「收屍」……。他們為什麼會想成立這種古怪的社團?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助理研究員、路殺社社長林德恩直呼:「完全是個意外!」

2008 年特生中心開設各類調查志工培訓班,請志工幫忙調查全台物種資訊。但是活的動物很難找,死的動物比較容易觀察,林德恩靈機一動:培訓一批志工調查路殺蛇類資料。

2009 年臉書進入台灣,為了方便聯絡,他跟十幾個志工在臉書成立社團,隨手上傳一張死蛇照片,沒想到隔天一開網路,迎面而來一堆動物「遺照」:大家紛紛將手上壓箱寶的路殺照片上傳,社團意外爆紅。於是他決定擴大規模,成立全世界第一個透過社群網站收集路死動物資料的社團,並參考路透社,命名為「路殺社」。

但臉書不是儲存資料的好所在。所幸,林德恩找到中研院資訊科學研究所莊庭瑞副研究員合作,建立網站「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終於可妥善儲存海量高解析度照片。目前網站上會員已達一萬六千名,每年可蒐集上萬筆動物路殺資料,用來分析路殺熱點、好發季節、受威脅物種,以改善道路設計,減少路殺情形。

 

 

路殺社的願景有四,以改善路死為首要目標,藉由蒐集大量路殺動物資料,改善道路設計或增加生態廊道等設施,以減少路殺情況,再擴及到環境教育、珍愛生命以及全民科學等願景。
資料來源│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
圖說重製│林洵安

熱心路殺社員半夜去撿屍

除了拍照、記錄路殺資料,有人建議林德恩:石虎、麝香貓或穿山甲等稀有物種,如果被車壓死卻棄置路旁太可惜,能不能幫忙處理?

林德恩請特生中心的同事張仕緯副研究員幫忙接手,整理成標本。「本來擔心會不會收到一堆老鼠屍體?但發覺大家蠻有概念的,都是寄來稀有或保育類動物,才開始正式『收屍』。」林德恩說。現在許多人只要看到路殺動物,馬上就會聯想到路殺社。

 

 

林德恩辦公室前方一整排的大冰箱,儲藏著台灣各地熱心民眾寄來的路殺動物屍體,成為重要的科研與防疫的資源。
攝影│林洵安

民眾的熱心常常讓林德恩動容。某次,有人發現有動物死在路上,透過朋友輾轉告知林德恩時已半夜十二點,林德恩在社團問:誰在附近能幫忙撿呢?他本來認為沒人有空,明早應該會被清潔隊清掉吧。

結果有社員說自己在附近,可以去看看。一小時後,他卻傳訊息說找不到,林德恩開始問起細節,才知道他住的地方遠在三十公里外,騎車過去都半夜一點多了,後來經一番波折,終於在某條巷子找到。

林德恩說:「熱心社員有時半夜會幫忙開車或騎車去撿屍,讓我覺得蠻感動,但也很擔心,總要一再叮嚀他們注意安全,畢竟人命最重要。」

只是有的人沒留意寄送原則,應該低溫宅配,卻用「常溫」寄來,下場很精采……有的人則會幽默一下,在包裹名稱寫當歸鴨、人參雞、羊肉爐或帝王蟹,「害其他單位誤會我們一天到晚在團購。 」林德恩哭笑不得的說。

 

 

資料來源│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
圖說重製│林洵安

製作路殺動物標本

路殺社收到寄來的屍體後會怎麼處理呢?通常哺乳類會先交給特生中心張仕緯研究員鑑定種類並製作標本。

「哺乳類動物屍體如果仍新鮮、未變質,只被壓過一次、有幾道裂痕,可以去除內臟、保留毛皮,製成乾式標本。」張仕緯表示。但夏天溫度高,腐壞速度快,過四小時後肚子膨脹、掉毛,變不新鮮,就無法保存毛皮。這時他就會留下骨骼、牙齒,牙齒可用來鑑定動物年紀,得知族群結構是年輕或年老居多,對於珍稀動物分布研究很有參考價值。

有一次,他收到路殺社寄來珍貴的麝香貓屍體。台灣的麝香貓族群曾經廣泛分布於全台的低海拔山區和平地,棲地和石虎有高度重疊。由於台灣低海拔地區已被過度開發,麝香貓棲息地喪失的緣故,目前除北部山區族群較為穩定外,南部已極為罕見。

路殺社社員卻在台南市區的平地撿到屍體,推測可能有人飼養或附近有最後一塊棲地,因為遭開發而逃離。張仕緯收到後,發現麝香貓的頭部被壓扁,但皮毛仍新鮮,最後製成一隻很漂亮的標本,成為珍貴的研究資料。

 

 

珍貴的麝香貓標本,也是來自路殺社成員的貢獻,成為重要的科研資料。
攝影│林洵安

要看更完整的精采文章,請至研之有物官網:

http://research.sinica.edu.tw/tsai-ming-daw-cryo-electron-microscope/

(趕快點進來喔!還有更多精采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