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清朝詔書了解皇帝想什麼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在 1929 年接收一批內閣大庫檔案,原本差點在廢紙廠成為再製的還魂紙,經過史語所團隊與明清檔案工作室重新整理後,發現明清時期許多有趣的公文書,其中最親近大眾的就是以「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開頭的皇帝詔書。詔書的字裡行間藏著皇帝各種高級煩惱,和現今政權與集團領導人的困境不謀而合,從詔書中可以窺見解決現代難關的靈感。

有句話說:「沒有這個福份,不要生在宮庭。」宮中爭權奪位的可怕,坐在龍椅上的皇帝想必體會最深,一方面要讓自己坐穩、一方面也要阻止別人竄位,而皇帝的第一道命令「登極恩詔」和最後一道命令「大行遺詔」就是鞏固皇權的重要文書。透過頒詔的總動員儀式,將皇帝對自己的期許、對政權的看法布告天下,現今讀來能親近當時皇帝如何思考眼前各種問題。

在中研院史語所歷史文物陳列館《皇帝的第一道與最後一道命令》展覽中,呈現各種精彩的清朝詔書與公文書。本文嚴選部分詔書,透過明清檔案工作室主持人陳熙遠的解說,邀請皇帝與眾臣們現身表白自己藏在字裡行間的思維。

 

詔書的眉眉角角

abc

清朝詔書的開頭、結尾與皇帝之寶鈐印 資料來源|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在清朝時,當國家有重大事件或隆重慶典,例如皇帝登基、大婚、親政、賓天、重大災變等,都要由皇帝頒布「詔書」,將攸關國家體制發展的政令詔告天下,是一種具有規範性、體制性的宣導行為。清朝詔書的書寫格式以「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開頭,以「布告中外/天下,咸使聞知」結尾。這兩句話在歷史劇中相當耳熟,但到底是什麼意思?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意思為:奉了天命的指引、承了國家的世運,我這個皇帝有命令,內容為以下……。

「布告中外/天下,咸使聞知」意思為:……以上這些命令,透過宣示朗讀的方式,要讓全天下的人都能聽到、了解皇帝的指令。

清朝詔書的尺寸其實很大,需要兩名成人各持一端才能完全展開,不像電視劇中只是一個小小的卷軸。詔書的正本要在年號和騎縫處蓋上刻有「皇帝之寶」字樣的印章,又稱為「寶詔」,而為了頒布各地重新抄印的複本稱為「謄黃」,沒有鈐蓋「皇帝之寶」印章。要判斷手中的詔書是正本或是複本,就看年號和騎縫處是否有「皇帝之寶」印章。

bcd

清朝詔書的滿漢合璧寫法,左側是滿文,右側是漢文 資料來源|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滿族作為多民族統治的征服王朝,也要聯繫自己的語言文化,因此清朝公文一般同時使用漢文和滿文,漢文從右側直書到中間,滿文從左側直書到中間,詔書也採用這種滿漢合璧的書寫形式。雖然透過對照右側漢文亦能掌握左側滿文的意思,但對於歷史研究者而言,還是需要學習滿文,因為並非所有清朝公文都是滿漢合璧,例如在臣子給皇帝的秘密奏摺中,可能只用滿文或漢文書寫,而在西北用兵時,軍情緊急的情況下亦僅用滿文來核報軍情。

 

公文書的傳送與丟包事件

詔書頒布地方之里程與時限(往返)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地理資訊科學研究專題中心繪製

詔書頒布地方之里程與時限(往返) 資料來源|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地理資訊科學研究專題中心繪製

詔書先在北京中央隆重頒布,除了鈐有皇帝寶印的寶詔(正本)之外,禮部會再製作若干謄黃(複本)。齎詔官會攜帶一份寶詔及若干謄黃,前往指定地點宣讀,隨後再將寶詔帶回中央。各地接獲寶詔或謄黃之後,要將詔書頒到日期以題本報部察核,如有需要也會再複製若干謄黃下傳到轄區各地。因應路程遠近不同,康熙四十二年 ( 1703 ) 時曾明確訂定齎詔官赴各地頒詔往返的時限,例如從京師到河南、山西一帶往返限 30 天。

當詔書送達地方時,並不是靜態的展示,而是要透過宣詔官大聲朗讀詔書內容,即使是不識字的人民也能聽聞皇帝的指令。

雖然現今尚不清楚宣詔官的選拔條件,是否需要高顏值、或經過特別訓練,但應當是說話清楚、聲音宏亮好聽者,因為當時沒有麥克風,宣詔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由於清朝國土實在幅員遼闊,雖然光緒時有電報,但在這之前只能透過實體文書傳輸,從京師到桂林來回就要 105 天,政治難免出現不同步的問題。例如地方收到皇帝遺詔後,要上奏表示自己什麼時候收到遺詔、開始守喪,各地的喪儀制度會有所不同。

 

 

要看更完整的精采文章,請至研之有物官網:

http://research.sinica.edu.tw/mandate-emperors/

(趕快點進來喔!還有更多精采圖文!)